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5)

#沉迷奥运无法自拔#
#七夕准备一笑而过却被两个堂弟拖出去看了一场三个人的电影#
#悲伤到变形=皿=#

1.
      距离告白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
      一切如常。
      如果不是齐铁嘴在两人独处时泛红的耳朵尖,张启山会觉得那天的告白不过是自己做梦。
    【原来我们从很久以前开始就跳过友达以上两情相悦甜蜜热恋等阶段直接进入老夫老妻模式了啊】张启山想。
    【要不然他对我的态度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当然了,张大佛爷并没有在这个事儿上纠结太久,因为他一回府,管家就告诉他齐铁嘴受伤了。
      “老八!” 慌慌张张赶到卧房,就看见齐铁嘴右手上缠着绷带,乖乖地半躺在沙发上。
      “佛爷回来了~”齐铁嘴举起没受伤的左手挥了挥,扯出一个笑来。
      张启山松了口气,走到齐铁嘴身边坐下,问:“怎么一个人跑出去?”
      “哎呀,今天二爷要唱一出新戏嘛,我也不知道会有人去闹事儿不是……”
      “你逞能了?”
      “额……一点点……”
      “你呀……”张启山觉得无奈——放以前你那身板儿还能唬唬人,现在还没两木桩高这不找揍吗。
      “你还好吧?”似乎是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齐铁嘴皱着眉龇了龇牙,惹得张大佛爷心也跟着抖了抖。
      齐铁嘴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去牵他,因为手太小,只扣住了三根手指。
      张启山愣了一下,然后摊开手掌将齐铁嘴的手整个笼住:“怎么了?”
      “疼。”算命的说。
      就那么一个字,像一把钝钝的刀子,慢慢扎进张启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他有点慌,脑子里闪过千百个念头,最后也只能将他牵着的那只小爪子放到唇边亲了亲,笨拙地哄道:“亲、亲一下就不疼了……”
      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齐铁嘴紧张得不行,原本抬起的头又垂下去,这次不止耳朵尖,连颈后都染了一层红……
      原来的齐铁嘴从来不会害羞成这样,受了伤叫疼也是大着嗓门儿中气十足,不像现在,又软又委屈,还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主动来牵他的手。
      张启山看着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的、恶狠狠冲他飞眼刀子的齐八爷,心情好的不得了。
    【变化虽然不明显,但也还是有的呀】

2.
      右手受了伤,很多事做起来都很艰难。
      张启山看着和筷子作斗争的齐铁嘴,心里好笑。
    【明明都那么不便了,叫我帮帮忙又不会怎么样】他想。
      齐铁嘴什么都没说。
      拿筷子的左手因为不熟练有些发抖,夹菜到吃进嘴里这个过程就像慢放的电影。
      即使是这样,那个算命的,也没说出让他帮忙的话来。
      现在仔细想想,老八几乎从不拿自己的事麻烦别人,但别人有事找他,嘴上再抱怨,也尽自己所能去帮忙。
      温和,包容,又容易心软。
      张启山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坏——拉着这么个好脾气的小先生到处跑,害得人家连自己堂口的生意都不大顾得上了。
      “吧嗒!”
      一声清响把他的思绪扯了回来。
      看着掉在桌上的筷子,又看看尴尬的齐铁嘴,张大佛爷笑出了酒窝:“你还是别折腾了,我喂你。”
      拿着下人取来的新筷子,夹了菜,吹一吹,然后送到那人嘴边看他乖乖吃下去。
      唉,真有成就感。
      “老八。”
      “嗯?”
      “你以后啊,别老想着别人,多顾着点自己。”
      “哪有什么别人?”齐八爷喝掉送到嘴边的汤,笑:
      “从来都只有你一个而已。”

3.
      张启山觉得自己有点晕。
      在吃饭的时候被自己的心上人直球告白了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表情管理失败的下场就是差点把张副官吓得差点把自己送到二月红府上去。
      二月红:么子事都找我,以为我闲啵?哈宝!

-tbc-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