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鬼使)小黑帽

        阴间使者前不久刚满了三百岁。
        三百岁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阴间使者来说,正是懵懂叛逆容易迷茫和被拐骗的年纪。
        一天,上司找到阴间使者,希望他暂时开通一下跨区业务:“那片区域近期有鬼怪出没,新上任的家伙经验不太够,看来只能由你代为处理一下了。”
        阴间使者接过记录着亡者信息的名簿,看了看上司阴沉的脸色,要求加薪的话在嘴边滚了几圈又不甘地咽了下去。
        “好。”

       或许是运气不太好,阴间使者没走几步就碰见了传说中的鬼怪。
        “阴间使者的品味真是糟糕。”帅气多金的鬼怪木着一张脸对初次见面的阴间使者不客气地开启嘲讽。
        “你这家伙!”
        “或许那顶俗不可耐的帽子下面藏着什么吗?啧!”
        “!!!!!”
        阴间使者被无礼的鬼怪气得抿紧了嘴唇,刚想怼回去就又被坏心眼的鬼怪捉弄了一把——鬼怪大人瞬移了。
        “该死的鬼怪!”阴间使者憋屈极了:“别让我再见到你!”

        事实证明,阴间使者再憋屈神也不会同情他。
        需要按时引渡的亡魂很多,所在的住所和事故现场也是各不相同,但阴间使者总是会撞见那位挂着“哎呀好巧又见面了”的表情的鬼怪。
        “我来看看我家产业最近的经营情况,使者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同我提,毕竟以你们阴间微薄的薪水连食宿都很难保证吧?。”
        “阴间使者也会懂得欣赏安格尔的新古典主义吗?”
        “这样安静又惬意下午就适合听着浪漫主义古典乐来一杯咖啡不是么使者先生?”
        “使者,有空一起吃个饭吗?你忙的话就算了,这把雨伞拿着,等下估计要下雨了。”
        ......
      【所以为什么要妨碍我的工作啊?!你帅气多金知识丰富爱好广泛行了吧!再这样下去我又要加班了!没有加班费啊!!】阴间使者感觉自己短短几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了。

        这样低头不见抬头见,走在路上也能见的情况一直持续到阴间使者跨区业务结束那天。
        “所以呢,你这只无礼傲慢又庸俗的鬼怪到底把那位亡者藏到哪里去了?”阴间使者一脸冷漠地看着坐在宛如宫殿的豪宅里装知识分子的鬼怪——这个家伙藏起了他为了超额完成业绩拿到年终奖金的最后一位亡魂。
        “没有鬼告诉你在鬼怪的地盘应该保持应有的礼节吗?你这品味糟糕态度嚣张的阴间使者。”鬼怪放下手中内容晦涩难懂的学术著作,慢步踱到阴间使者的面前,那双仿佛时刻都包含情意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怎....怎么了?”阴间使者被看得浑身不自在。
        “你的睫毛为什么这么长啊。”
        “...天生的.....”
        “你的嘴巴为什么这么红啊?”
        “...天生的......”
        “你的皮肤为这么白啊?”
        “...天生的......”
        “那你的眼睛为什么那么大啊?”
        “......有完没完了还?”使者无奈地叹了口气,冲鬼怪摆摆手打算结束这无聊的问答游戏,却不成想被一把揽住了腰身,还未来得及反应,一个吻就落在了唇边。
        “真可惜,回答错误。”
        在脑子被烧得无法思考之前,使者听到了鬼怪那句带着笑意的话。

        你的睫毛那么长,是为了在闭眼时让我清楚地看到。
        你的嘴唇那么红,是为了诱使我去亲吻。
        你的皮肤那么白,是为了欢好的印记能更好的留存。
        你的眼睛那么大,是为了叫你看清我是怎样为你痴迷。
        亲爱的使者大人,你似乎并不明白你于我的意义。
        ……

        “事已至此,你不打算说些什么吗?”阴间使者顶着一头乱发恶狠狠的说。
        “说些什么?”吃饱的鬼怪瞥了一眼使者大人锁骨和脖颈处被吮到发青的吻痕,内心小小的地反省了一下,面上依旧一派纯良。
        “说你所造成的事实!”不知是不是气得很了,阴间使者的周围开始凝出细小的冰棱。
        “事实?”鬼怪不顾使者的挣扎将他死死拢住,细碎温柔的吻安抚般的落在他的眉间、唇上和耳后。
        “事实就是,你很耀眼,适合一见钟情。”
        ……
        结出的冰珠和刺骨的寒意慢慢消散了,也不知是因为鬼怪略高于人类的体温还是因为某位使者大人快要着火的耳根。

【关于初见】
        鬼怪:其实我当时比较想问你衣服下面藏着什么来着。
        使者:......滚!

【关于工作调动】
        阴使后辈:大人,为何阴使前辈莫名其妙的就调整了管辖区域呢?不是说原本只是暂时的跨区业务么?
        难得好心情的上司:唉,他不正处在懵懂叛逆容易迷茫和被拐骗的三百岁嘛~
        阴使后辈:大人,其实你诚实一点也没关系,今天鬼怪来送金子的时候我正好撞见了。
        上司:......

—end—

评论(13)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