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7)

#开学了忙到吐#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1.
      齐铁嘴以前是挺知足的一个人。
      一个堂口,三两个伙计,六文取货钱,几分田租子。
      日子过得乐呵安稳。
      他没有什么特别亲的人,同九门里走得近的老五老九之间,也只是多了几分打马吊的交情和几句拿捏好分寸的玩笑话。
      见人就笑,性子温和,同谁都说的上话,可也同谁都不多话。
      他不喜欢事事靠人,能自己一人背着的就声儿也不吭的扛过去。
      真真正正的仙人独行。
      后来,就遇到了张启山。
      他似乎一点一点变脆弱了。
      只要张启山在,他是嘴破皮了就抱怨,肚子饿了就嚷嚷,做好一点事就堆出笑来要夸奖……
      一个人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在张启山身边待久了,就觉得两个人一块儿待着也不错,后面喜欢上了张启山,就盼着张启山也能对自己有点儿意思,现在张启山告白了,又想着两人能一起走的远些……
      “老八,一个人坐在这想些什么呢?”
      齐铁嘴回过神来,抬头看站在他面前的张启山,摇了摇头: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贪心了。”
      “贪心好啊,”张启山半蹲着与他平视:“你要是无欲无求太容易知足,我又拿什么套牢你。”
    【你要的太少,我想给你的太多,你最好再更贪心一些,把我的全部都贪去,半点都不要留】

2.
      齐铁嘴吃了饭就喜欢软骨头般的瘫着。
      起先张启山还笑话他,后来也就随了他去。
      现在齐铁嘴变做了小小一团,张启山就回回抱着他,好叫他舒舒服服安安稳稳地瘫在自个儿怀里。
      这天吃完饭,齐八爷照样儿窝到了张启山的怀里,却是背朝上地趴着,软软的脸紧贴着张启山的胸口。
      “老八,怎么了?”察觉出小算命不大对劲儿,张启山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佛爷……”
      “嗯?”
      “佛爷会比我先走吗?”
      张启山被他问的一愣,想了一会儿,笑着叹了口气:“如果你身上的咒不解决,那我一定是会走在你前面了。”
      “那…那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么?”齐铁嘴觉得难过,吸了吸鼻子,手指头一下下戳着张启山衬衣上的纽扣。
      “有啊……”
      “什么?”
      “等我走了,你瞅着哪个姑娘合心的,就讨了来做媳妇儿吧,给你们齐家留个后……”张启山笑着看齐铁嘴抬起头来冲自己飞了个眼刀子,接着说:“但是,你以后来看我的时候,不要带她……”
      齐八爷心里呸了一声,挪了挪身子,坐起来直直盯着张启山看:“怎么了,媳妇儿都让娶了,还不让带来给你看哦……”
      “我这个人很小气的,你带她来,我怕我一个忍不住,就把她请下去喝茶了。”
      “小气鬼……”齐铁嘴被他的话逗得牵出个笑来:“你为什不请我呢?”
      “不,你别太早来,”张启山放柔了声音:
      “我舍不得你来。”

-tbc-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