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6)

#双学位毕设我跟你不共戴天#

1.

    吴老狗觉得自己最近思想很危险。

    他居然怀疑佛爷和八爷之间有猫腻。

    【不不不不,我怎么能这么想呢】他在心里唾弃自己的不纯洁【佛爷和八爷之间那肯定是正常的来往交流,他们之间架起的是上三门和下三门之间坚不可摧的友谊桥梁】

    他试图说服自己。

    【可同为九门的我为什么不能随便去佛爷府上吃猪蹄莲藕猪肉粉条剁椒鱼头糖醋排骨板栗烧鸡呢】

    他又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这天,吴老狗抱着三寸丁去佛爷府上找齐铁嘴,张副官将他迎进会客厅,表示八爷在同佛爷说话,非常抱歉但是你得等一等。

    他随意地摆了摆手,坐下来开始撸狗毛。

    撸了半天还不见齐铁嘴出来,他有些坐不住了,就侧头用开玩笑的语气对站在一旁的副官说:“八爷同佛爷的关系真好,说个话也得半天。”

    张副官撇了他一眼,说:“佛爷原本寡言少语,但八爷总归与旁人不同,也就处处着紧了些,五爷勿怪。”

    “这佛爷真是”吴老狗一听乐了:“这老八又不是他媳妇儿,看那么紧。”不想张副官听了这话,那张长期面瘫的脸上突然就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来:

    “五爷机智。”

    “那是当……诶?!”

    吴老狗懵了。

    然后他跑了。

    吓的抱狗的手都不稳了。

    找齐八打马吊的话也没来得及说。

    ……

    “我真傻,真的,”吴老狗抬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接着说。“我单知道东北爷们儿都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以为佛爷一定会找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我忘了佛爷是百无禁忌的。”

    “你也是真傻,”被拉来替齐八位子的霍三娘甩出一张牌:“怎么现在才看出来啊?”

    “碰!”解九叹了口气:“五爷你这思想觉悟不够高啊!”

    “哎呀你们不要这么讲咯,”二月红笑着打了一张牌:“狗五整天跟狗混在一起,脑子怎么转的过来咯!”

    看着这三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吴老狗咬牙切齿地,胡牌了。

    这世间,到底只有钱财和狗最靠谱。


2.
    二月红吴老狗他们都搞不明白——佛爷喜欢齐铁嘴什么的。

    “你瞧瞧你,弱得我两根指头都能掐死,又胆小又啰嗦,他张启山看上你哪儿了?”陈皮把算命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嫌弃得不得了。
    “孽障!你怎么说话的咯!”二月红冲陈皮飞了个眼刀子。

    做了四爷的陈皮翻了个白眼,怂怂的闭了嘴。
    其实齐铁嘴也搞不清楚张大佛爷的心思。

    想了想还是亲自去问问的好。
    “佛爷~”

    “嗯?”呆在书房批阅文件的张启山见齐铁嘴进来,放下了手中的笔。
    “佛爷,你喜欢我什么啊?”齐铁嘴跑过去扒着张启山的书桌,笑眯眯的问。

    张启山愣了一下:“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问问呗!免得狗五他们又开我玩笑。”

    “这样啊…”张启山伸手将他抱到自己膝上:“我喜欢我们老八有本事。”
    “哎呀!”齐铁嘴一听就瘪了嘴:“说正经的!”

    “……”看齐铁嘴是真的不信自己刚刚说的话,张启山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那我喜欢你对我好。”
    “嘿嘿…”齐铁嘴傻笑两声,又开口怼他:“可单这长沙就不知道多少人想对你好呢。”

    见齐铁嘴一副“我看你怎么说”的小样子,张启山有些好笑地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
    “可我不高兴他们对我好。”

3.

    齐铁嘴满意了,张启山却又开始纠结。
    【我到底喜欢你什么,我自己好像也不清楚】

    【我怕麻烦爱清静不信命,而你事儿多吵闹还是个算命的】
    【我到底是因为喜欢你才觉得你处处都好,还是因为你处处都好才喜欢你呢】

    唉,真是甜蜜的烦恼。

-tbc-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