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4)

#被母上带去没有网络信号的地方修行宝宝心里苦#
#手机码字不要妄想有格式#
#只会写日常剧情部分不要期待#


1.
二月红第一次觉得自己出门前不看黄历太不应该。
那个站在齐八爷堂口东张西望的小家伙是哪个?!
长得和那算命的小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得嘞!
不会是私生子吧!
哎哟喂早知道这样唱完戏就乖乖回家这下怎么搞摊上大事喽!
八爷呢八爷呢八爷在哪儿我要去给报个信儿这都几天没见人了跑哪里去了嘛!
着急上火的二月红杵在原地半天之后一个转身向着佛爷府上去了......
这头张启山正因为齐铁嘴犟着说自己回堂口看看迟迟不回而焦心,就听管家通报说二爷来访。
“二爷今天怎么的空来?”张启山一进书房就见二月红苦着一张脸转圈圈【二爷还真是热爱本职工作,时刻不忘基本功啊】
“佛爷!”二月红一见张启山眼睛就亮了:“佛爷大事不好!八爷有麻烦哒!!”
“什么?!”
“哎呀真的!私生子都找上门来哒!!”
“……私生子?”
“可不是嘛!长得和八爷小时候一模一样嘞!都八九岁了哒!”
“呃…这样啊……”
“你说说嘛你说说嘛!八爷怎么做出这种荒唐事咯!到底还是年轻啵!”
“……二爷啊……”
“佛爷你晓得他在哪里不?叫人告诉他一声最近莫回来哒!到时候怕的扯不清嘞!”
“二爷……”
“不行不行,我还要去找一下老五和老九统一一下口径……”
“二爷!”张大佛爷揉着一抽一抽的太阳穴,终于忍不住大声打断。
“佛爷么子事你说。”
“你说的私生子就是老八!”
“哦....嗯?!”
“......”
“佛爷我回来了!”
两人正尴尬着,齐铁嘴撩着小短腿儿乐呵呵地跑了进来。
二月红看着无比自然地一把抱起“小八爷”的佛爷和看到他后只微微一愣就笑着冲他摆手打招呼的“小八爷”,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出门前不看黄历真的非常不应该】

2.
二月红知道了齐铁嘴变小的事。
然后吴老狗就知道了。
然后霍三娘就知道了。
然后全九门都知道了……
“大嘴巴!”跟在张启山身后的齐铁嘴看着聚在张府会客厅的其余七门当家,跑到二月红面前气哼哼的说。
“多个人多份力咯,为了你好嘞!”二月红笑眯眯地喝了口茶,然后伸手在齐铁嘴肉嘟嘟的脸上掐了一把。
“二爷!”张启山赶在齐铁嘴炸毛之前把他拉回自己身前,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头。
“干什么那么小气嘛!”二月红翻了个白眼:“关于那个咒,有什么进展吗?”
“那个人是跟着商队进城的。”
原本保持沉默的解九开口,除了张启山,其他人都有些讶异地看着他。
“我们查到他祖籍四川,分了几路人顺着官路小道去查,在成都逮到了人。”解九无视了众人的目光,伸指推了推眼镜:“那人家中遭了祸需大笔的银钱,借遍了亲朋仍是差了多半,便揣了那说是家传的宝贝,跟了商队过来,打算变卖了应急。”
“九爷倒是清楚。”霍三娘笑着说。
“当时的情况,若是告诉你们,怕的走漏风声,叫那人躲起来就麻烦了。”解九耸耸肩一脸无辜。
【那之后呢,为什么不说?】二三四五六七门。
【谁知道】解九。
“行了,”张启山出声打断了众人间的眼神交流:“这事不怨老九,是我让他暂时保密的。”
看着张大佛爷微沉的脸色,大家都识相地错开了目光,倒是他身旁的齐铁嘴咳了两声,抬起头问:“呃…我们说正事…既然是急于用钱,为什么变卖物件还要特地跑到长沙来?”
“我也是觉得奇怪,就着人仔细问了问,”见终于有人递了话儿,解九赶忙接过了话头:“这人他也是知道自己这传家宝是有几分邪门儿的,所以就找个远点的地方买了,想着以后出了事也不太容易找上门。”
“真是作大死。”吴老狗撸着三寸丁的毛啐了一口。
“说了这么多,那到底有解决办法没有咯?”二月红敲了敲桌子,表示想听重点。
“问题就在这里......”张启山开口:“这玩意儿是他祖上所传,他只晓得这上面有些名堂,但是什么怎么解却是一概不知......”
“那相关古籍呢?可有记载?”
“…目前,没有有价值的信息……”
齐铁嘴听了这话,转头去瞧张启山的表情,却被他避开去。
“因为这样,所以你什么都没告诉我?”
“……对不起……”
齐铁嘴摇了摇头,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没事。”
许是觉得气氛一下子变得太过沉重,吴老狗干笑了几声说:“变不回去也…也没什么,就当是…就当是老天爷多赏几年……”
“啊……对咯对咯,没么子不好,等多过得几年,肯定招漂亮妹陀喜欢。”二月红接口道……
其余几门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着,就连寡言少语的老三老六和素来不对付的陈皮也附和了几句。
齐铁嘴听着,不时露出个笑来。
好像对于是否能变回去一点都不在乎。

3.
张启山发现齐铁嘴自那天开始就变得不对劲。
原本可以一刻不停地说上好久,现在却说着说着就止了话头。
越来越爱发呆,越来越不喜欢独处。
他的小算命,有了很重很重的心事。
以前他总想着,自己不能太强硬,得让那个人自己先明白过来才好。
但现在看来,他要再不做点什么,别说心,估计连人都要套不住了。

4.
齐铁嘴觉得时间过得越来越快,经常是他明明只是神游了一会儿,天色就暗了。
自己可能变不回去了。
他其实有心理准备,只是可能还不够充分。
如果真的没办法恢复了,自己要以什么身份生活呢?
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不能叫太多人知道,齐八爷这个身份是不能用了,再换个名字说是同族的亲戚?
齐八爷云游去了,堂口的大小事务交给个毛头小子打理?
真扯!
还有张启山,自己以后拿什么态度对他呢?
齐铁嘴心里有些烦,突然就特别恨张启山,恨他对自己那么好;又恨自己太不果断,一点点说不出口的小心思都处理不了……但恨来恨去,两相比较,到底还是恨自己多一点。
这以后,还是要收敛些了。
不太可能的事变成了绝无可能的事,没必要再妄想。

5.
这一日,张启山一回府就进了书房。
【有什么事这么急?】齐铁嘴瞧着连招呼都来不及打就扎进书房的张启山,疑惑的同时努力想忽略掉心中那一点失落。
“八爷,佛爷请您进去。”
正和自己较着劲儿,刚随张启山进去不久的副官就顶着一张面瘫脸来请他。
“佛爷找我什么事儿?”
“您自己进去瞧吧!”
小气!齐铁嘴暗呸一声,撇下副官自己快步进了书房。
“佛爷你找……诶…佛爷呢?”书房里一眼瞧过去半个人影也没有,齐铁嘴转身想找副官问一声,却发现门被从外头锁上了。
“搞什么鬼啊!”他不满地嘟囔。
“你猜猜?”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他吓了一跳,还未来得及回头,就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随即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佛爷……”他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轻笑,紧接着,脸颊处传来轻软的触感。
他被张启山从背后抱住,整个人几乎窝在了张启山的怀里。
这个男人捂住他的眼睛,环住他的身子,半跪着,吻他。

6.
齐铁嘴觉得自己要疯了。
彻彻底底的。
张启山在那一个吻之后就松开了捂住他眼睛的手,侧过头看着他。
“这是什么?”他伸手摸了摸被张启山吻过的地方,问。
张大佛爷看着小算命呆愣愣的样子,心里欢喜:
“那是我的心。”
“你的心?”齐铁嘴有些茫然地重复了一遍,眼睛亮了一瞬又黯淡下去。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摇头:“不能,我不能要你的心。”
“为什么呢?”张启山并不恼:“你身上的咒,我会再想法子的。”
“要是没用呢?”
“我不在乎。”
齐铁嘴似乎被张启山无所谓的语气给气到了,声调一下子高了不少:“你有病吗?!和一个毛头小子在一起有什么好!”
“你觉得不好吗?”
“不好!!”
张启山抬手拭去齐铁嘴眼角因为情绪激动而泛出的眼泪,笑了。
“我觉得挺好,”他紧了紧圈住心上人的手臂,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只要是你,就什么都好。”

-tbc-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