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3)

#想一直一直写小八和佛爷的日常#
#解咒这个东西结尾的时候随便糊弄过去就好#
#不想正经只想产糖,我大概是废了#

1.
      张启山第一次意识到,二月红这个人可能非常危险。
      他今日上门拜访原本是想将老八的事儿给二月红透个底,看能不能有什么新法子。
      结果刚进会客厅,就见二月红抱着个七八岁的娃娃又亲又捏。
      “额....你孩子?”
      “你莫开我玩笑咯,这是亲戚家的孩子。”二月红冲他摆摆手:“不过等我堂客身体好些了,我肯定是要要一个的。”
      “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小孩啊?”张启山突然对跟二月红透底的事有点犹豫了。
      “肯定咯!唉,我跟你讲,九门里从小玩到大的几个里面,老八小时候是最讨人喜欢的,他要是以后有了崽,我肯定是要抱来玩两天的!”
      张大佛爷听完这句话转身就走,搞得二月红一头雾水——佛爷走了干什么咯,他不是有事找我?
      张副官表示二爷您还是不要知道理由的好。

2.
      估摸着是不小心,张启山白天在外面弄伤了手。
      一听这事,吃饱了瘫在沙发上晾肚子的齐铁嘴顾不上整衣服,蹦下沙发就噔噔噔地朝玄关跑。
      “佛爷!”
      张启山正和副官交代工作,看算命的叫自己叫的这样急,满满的担忧挂在脸上,便示意副官先去忙,自己向前走了几步,俯下身子一把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佛爷,你的手!”
      “小伤,不碍事。”张大佛爷轻笑了两声,哄道。
      其实伤的并不重,伤口很浅,血也已经止住了,上药包扎不过是怕感染。
      可齐铁嘴并不放心,一直到张启山把他放回沙发上,嘴里都叨叨的说个不停:
      “佛爷,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佛爷,伤口一定要清洗干净了”
      “佛爷,你疼不疼啊。”
      “佛爷......”
      说实话有点吵,可张启山爱听。
      齐铁嘴念他的时候,他就安静的盯着齐铁嘴看,看那人紧锁的眉头,看那人衣服上的褶皱......每看一眼,心就暖一分。
      好像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在斗里遇到危险的时候,被不长眼的东西找麻烦的时候,齐铁嘴总是会问:
      “佛爷,你没事儿吧。”
      很多人都忘了,甚至有时候他自己都忘了,齐铁嘴却还记得——记得他也是个人,会疼会流血,心也是热的。
这样挺好的。
      他是所有人的佛,却是齐家老八一个人的张启山。

3.
      齐铁嘴虽然身子变小了,但脑子还在,所以张启山遇到无法决断的事,还是像以前一样爱问问他的意见。
      张启山喜欢看他为了自己的事正经起来的样子。
      越看越喜欢,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摸完才意识到——这样是不是太失礼了些?
      心下纠结着,却发现齐铁嘴只是面带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就继续专注于他询问的事。
      嗯...感觉被纵容了。
      见他没有生气的意思,张启山便难得的起了玩心,又拉过齐铁嘴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手背指蹼处的小窝窝。手的主人象征性地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他去了。
      老八似乎总是这样儿,张启山握着肉肉的小手想。
      自己是当兵的出身,脾气实在算不得好,即使有心对人温和,也难免有捺不住脾气的时候。可老八不管在外面是个什么性子,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总是容着让着的,就是偶尔回几句嘴,也是温温和和好声好气。
      唉,难怪这几年对着别人脾气见长。
      被惯坏了。

-tbc-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