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还童(2)

1.
       齐铁嘴在张府已住了一些时日了。
       他从不主动去问张启山——人找到了没有?可找到解决的办法了?
       他其实挺喜欢现在的日子。
       每日一大半的时间都能同那个人在一起。
       以前纵使是关系亲近,又哪里能天天见到面呢?
       他喜欢那个人,他喜欢张启山。
       可他从不主动找他,就是人家派了副官特意来请,也要假意抱怨个几句才肯乖乖过去。
       他害怕自己表现得太明显,会叫人发现了。
       心中的恋慕越是浓稠汹涌,表面上就越是大大方方的玩笑揶揄。
       仿佛自己问心无愧。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变成了个小手小脚又矮又瘦的小鬼头,是被佛爷亲自抱回府的。
       没有人会瞎猜,没有人会多想。
       他占了这样大一个便宜,做梦都是甜滋滋的。
       多好啊。

2.
       张启山还未进卧房就听到了齐铁嘴嚷着要吃奶糕的声音。
       等他进了门,那正逮着管家要零嘴的主儿立马笑眯了眼:
       “佛爷回来了~”
       “嗯,回来了。”张启山淡淡的应了一声走到齐铁嘴身边 坐下:“可是饿了?零嘴点心吃太多不好,要不叫厨房先熬个粥垫一垫肚子?”
       “不用了不用了,”齐铁嘴连连摆手:“我就是一时有些嘴馋,不麻烦了。”
       “哦,那就难为老八忍忍了。”
       “哎呦喂佛爷,我就随口客气一下,你还真不给呀!”
       瞧着他因为吃不到奶糕委屈得把嘴撅成了个小花朵儿,张启山的心情没来由的好,只觉得自己像供了个不能叫人看见的小神仙,只能靠自己孝敬的那一点香火过日子。
       这样想着,倒又觉得他真可怜。
       “我方才路过九如斋的时候买了些灯芯糕,要么?”
       “要!”
       齐铁嘴乐呵呵地吃着下人端上来的灯芯糕,张启山就在一旁取了今日的文件来看,时不时地瞟他两眼,在他吃噎着的时候把茶杯往他那边推推......
       老八的嘴瞧着比九如斋新出的橘子冻还软——盯着文件走神的张大佛爷想。

3.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堕落日子过久了,齐铁嘴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情。
       自己原本就算不得有什么大本事,跟着佛爷下斗处处都要他护着,现如今自己这么个样子,再有什么事儿,佛爷还愿意带着自己吗?
       自己若是得一直这么个样儿,再老跟在佛爷后边也不好,本来那么威风的佛爷,出去带着个小不点儿,多不好看呀。
       这样想着,桌上摆着的芝麻糖看起来都不好吃了。
       ......
       “怎么了?”张启山一进门就看见家养的小算命皱着一张小脸圈在沙发上,早上给准备的芝麻糖和奶油蛋卷一口也没动。
       齐铁嘴见让他心烦的罪魁祸首一脸疑惑的近前来,突然就生出几分委屈——我这儿正难过着,你却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敢让你知道。
       越想越生气,齐老八壮了胆子,一脚蹬在蹲在自己面前的张启山怀里。
       原来小孩子做久了,真的会变得比较任性啊——张启山捏了捏蹬在自己怀里那只嫩生生的小脚,抬眼就见脚丫子的主人一脸歉意。
       其实再使劲儿也就那小小一把力气,能疼到哪里去,冲齐铁嘴露出个安慰的笑来,张启山问:
       “为什么心情不好?”
       “唔...”齐铁嘴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佛爷你以后有事儿,还找我吗?”
       就为这个?张大佛爷有些吃惊,可有隐隐有些高兴,他看着老八因为紧张而绷了一张脸,嘴角忍不住再上扬了些。
       “自然是要继续劳烦八爷的,这长沙城里有谁会比你更能掐会算呢?”
       “那,那我要是算不准了呢?”这话刚一问出口齐铁嘴就后悔了——意图表现得太明显了啊喂!
       然而齐八爷刚用衣裳下摆把自己的脸遮起来,就听见心上人带着笑意的声音。
       “没关系,我不信命。”

4.
       得了保证的八爷,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细想一下佛爷的话,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
       啊,苦恼。

-tbc-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