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贺新郎

长沙城里的人这几日脸上大多都挂着笑,不为别的,只因长沙城的布防官张启山好事将近,一个两个的都想沾点子喜气。
大多不是全数,有人高兴,自然也有人不高兴。
今日到齐八爷府上串门子的红二狗五和解九,脸色都不大好。
“老八,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哦?”三人被齐府的下人引进客厅,围了厅中那张不大的八仙桌坐下。吴老狗是个急性子,瞅着刚落座的齐铁嘴那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就心下烦躁。
“我能有什么意思?”齐铁嘴打了个手势吩咐下人沏茶,听了吴老狗的话就是一愣:“请人的时候不都说了么,叫你们来商讨一下贺礼置办之事。”
“置办个屁!到了那日叫三寸丁送他个牙印儿!”被吴老狗抱在怀里撸毛的三寸丁疼得嗷嗷哀叫,惹得旁边的解九很是翻了几个白眼。
“老八你莫生气咯,等他成亲那天我到他府上唱铡美案去你看好啵?”二月红示意老狗稍安勿躁,说出的话却叫解九刚入口的茶喷了一桌。
齐铁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茶盏,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看他们欲言又止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你们别一副要搞大事情的样子好不好,早晓得那次就不该同你们喝酒,被你们把话套去了又得瞧你们这憋屈的样子。”
“你这人说话可真不入耳。”解九推了推眼镜,无奈地叹气。
“你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齐铁嘴随手捞了个苹果,想起刚刚解九喷的那一口茶,嫌弃地拿衣袖擦了擦:“二爷还是唱个圆圆满满的好,莫坏了名声,我这点子说不得的心思,他半分都不知晓,又哪里薄情寡义了?”
“我是真不晓得你怎么想,明眼人都能瞧出他待你与旁人不同,你何不讲个明白?”吴老狗摇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别说什么怕落得没结果的矫情话,你齐八爷害怕这个?”
齐铁嘴咬了口苹果,冲狗五和深以为然的那两位摆了摆手:“这世上哪有没结果的事呢,不过是晓得最后不如意,叫面子上好看的漂亮话罢了。”
“我齐八最会说漂亮话,但不喜欢漂亮话。”他顿了顿,露出个笑脸来:“我想有个好结果,却也清楚老天只肯给我坏的,不说的话,叫他自己想,定是想不明白,也省的日后多个人难过,我要的不多,‘与旁人不同’便已经够了。”
“你那门连半点儿不甘心都没有咯?”二月红唱多了缠绵纠葛,看齐铁嘴这样利落坦荡有些不明白。
“不是我的,我有什么好不甘?若真要说,只有些遗憾。”齐铁嘴笑得温暖。
“得窥天机的人,本就该身无挂碍,我还要多谢了他,肯陪我这样久。”
解九看了看不晓得如何接话的红二狗五,笑了:“若是看得起我解九,八爷你的那贺礼便不要操心了。”
“正愁没拿的出手的物件儿呢,”齐铁嘴冲他举了举茶盏:“多谢。”
......
到了张大佛爷大婚那天,二爷打着十二分的精神唱了一出花好月圆;五爷把最宝贝的三寸丁都撇下了,说是怕不懂事坏了场面;九爷抬了足足两大箱的珍奇活儿,说是连赔了棺材本儿八爷那份也一并给了......两手空空腿儿着上府观礼的齐八爷喝着清茶看堂上的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待到夫妻对拜的时候,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仰头干了盏中的茶水,在一片嬉笑吵闹声中离开了......
愿君书三简家国万象,墨津生香,人情佐薄凉。
而今许我二盏玉液琼浆,复饮半两解作吉卦贺你一世玉人成双。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