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无题(短)

有些时候,二月红是发自内心的佩服齐铁嘴。
    尤其是,齐神棍瘫在张府客厅的沙发上,啃着苹果满嘴跑火车,比一旁的张大佛爷更像主人家的时候。
      “咳...”端起一旁的茶水抿了一口,二月红看着一边哼哼唧唧一边无比自然的进了卧室的吃饱喝足发饭晕的齐八爷,撇了撇嘴【出息】
    “二爷对我这里的茶水不满意?”
    “哈...佛爷说什么?”晓得自己细微的表情变化没逃过张启山的眼睛,二月红尴尬地笑了两声。
       张启山看他装傻也不说破,侧了头去瞧卧房半掩的门。
       一时之间,空气都像流动的慢了些。
       “佛爷您一向爱清静,倒也不嫌八爷吵闹。”二月红想着总要开口说些什么,又不知该找个什么话引子,思来想去,只得拿正蒙头大睡的那位主儿做了话头。
        张启山听他那么说,回过头来瞧了瞧他,嘴角忽的扯出个极浅的笑来。
        “你也知道,我带的兵同我一样,都是冷硬的性子,府上的佣人也都懂规矩得很,省心归省心,却太静了些...”说到这里,张大佛爷撇了一眼齐铁嘴方才坐的位置,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也只有老八来的时候,我府上才能有些人气儿。”
         “那也是,有他在的地方总是热闹的。”二月红赞同的点了点头,看到张启山那副【老八深得朕心】的表情,突然起了玩笑的心思:“可你也莫要对他太好了,前几日他去老五府上,不知怎么惹了老五府上的狗,被满院子追着咬,这时候到处嚷嚷着要叫佛爷你抓了那狗去炖,气的老五直说他是狐假虎威。”
         “还有这事?”张启山皱了皱眉,说:“他若真要吃,我派副官去老五府上走一趟便是了。”
       【你还真要炖呐】二月红翻了个白眼,干巴巴的劝道:“佛爷,你再这样纵着他,旁人又要背后说是非了。”
         “哦?我可也听有人说,这二爷的夫人身子骨不好,还成天拘着二爷不让出门,想必二爷心里一定是闷得荒了?”
         “哎哟喂!外人晓得什么咯!我屋里堂客对我几好的,做饭好吃长得又靓!”二月红一听这话头扯到自己夫人身上,激动的嗓子都劈叉了。
         张启山看他急得口音都出来了也不笑他,曲起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
         “是啊,外人知道什么呢?”
         二月红听出了这话的意思,干笑着止了话头。
         “老八这个人啊...”张大佛爷似乎是想到什么,低笑了两声。
    “你们总说我护着他,可若不是我硬拉着他东走西跑,他一个算命的哪犯得着冒险?我没来长沙之前,他守着他那个小堂口日子过得多自在....”
        “他倒是听话。”
    “哪里是听话....”张启山叹了口气,声音都带了些温度:“他只是纵容我罢了。”
     【也是】二月红心想【谁能逼得了咱们齐八爷呢】
        “前几天他还冲我抱怨,说他棺材本儿都给我了,我连块西瓜都不让吃...受了风寒,脾气倒是见长。”
        “他又拿这个说事儿了?”
       “老八那性子你也知道,帮什么忙做什么事,嘴上总要抱怨个两句,好叫你知道他的辛苦,可也就抱怨那两句,回报却是半点不要的。”张大佛爷似是对这一点有些不满:“不然凭他的本事,哪至于就那些家底。”
       “老八对黄白之物向来不甚在意,如此行事倒也合了他的性子。”二月红端起茶盏,浅抿一口,发现茶水已凉,便又放了回去。
张启山抬眼看了二月红半晌,复又垂下眼去。
        “是啊,他本活的洒脱自在,却因我被困在这乱世中,惹了一身红尘俗事,不得成仙。”
        不晓得是不是错觉,二月红竟从那说不清的惋惜歉疚中听出了几丝得意,正思量着,就听佣人来报,说是八爷起了。
        瞧着张大佛爷笑出的酒窝,二月红突然就觉得自己再留下去怕是不妥,不等八爷出来,便起身告辞。
        等出了张府,想起张启山说到老八时脸上的笑模样,二月红总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熟悉,又转而想到前日里老九说他那里新得了几块已盘好的古玉,思忖着要了来给丫头,一定是能叫她喜欢的,这样想来,脸上便挂了笑,朝解九府上去了。
        至于张启山和齐铁嘴,他一个外人,晓得什么咯。
              
        
        

评论(1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