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没什么意义的脑洞(脑过即写过)

我真的是.....放着点梗卡到飞起还在这里做梦

——————————————————————————


魏大勋和白敬亭接了一个生存挑战类的综艺。

综艺录制是在深山,他们人员集结所在的别墅和周边大片的山林像是投资商的私产。

本来以为是个稍微辛苦点的野外竞技类综艺,去了却发现除了他俩,都是素人,而且还被通知这是一场真实的阵营对抗杀人游戏。

这处山林在他们进来时就已经被完全封闭,只有得胜者才能活着出去,胜者将会获得巨额奖金或与奖金等值的奖品。

游戏说明:

游戏为阵营对抗,同阵营最多两人同时胜出。

每位参与者在指定的房间任意选择一间入住,房间内的桌上放有装着身份牌及身份所属物品,确认身份后将自身信息录入一旁的手环并将手环戴好,藏好或销毁身份牌。

阵营善恶及第三方。

善:

医者——配有三支解毒剂,一支麻醉剂。解毒剂不可解兽系身份的毒,麻醉剂可致人昏睡8~10小时。

平民(2名)——配有一枚胸章,至林中四散分布的读卡(手环)点投入胸章,可探明一名参与者身份,只有一次机会。一定条件下可转换阵营,且晚上无法探查和转换阵营。

野蜂——兽系身份,配有毒针及弩,确认身份后手环会强制向该身份参与者注入特制毒素,若不与第三方驯兽者绑定,则需杀死游魂夺取胸章,在读卡点换取特制解毒剂。

恶:

蛊师——配有三支普通毒药,一只慢性毒药,一支慢毒解药。慢性毒药无法致命,为神经类毒素,可致人昏迷,且副作用剧烈。

游魂(x2)——配有一枚胸章,至林中四散分布的读卡(手环)点投入胸章,可探明一名参与者身份,只有一次机会。一定条件下可转换阵营,白天无法探查和转换阵营。

狂犬——兽系身份,配有一把特殊匕首,确认身份后会被强制注入特制毒素,若不与第三方驯兽者绑定,则需杀死平民夺取胸章,在读卡点换取特制解毒剂。

中立:

驯兽师——可在游戏进行中选择与兽系身份进行绑定,形成主从关系自成第三阵营,被绑定兽系身份参与者阵营明面不发生改变,驯兽师阵营无法查验(善恶双方查验均为己方阵营)

注意事项:

1.所有人必须进行身份绑定,否则全员死亡

2.手环戴上后不得摘下,否则后果自负

3.每晚十点由手环自行确认绑定者是否存活,并告知游戏是否继续。

4.若连续两天无人死亡,则抹杀全员

最后,祝游戏愉快!

参与者一开始只知道身份牌的基本信息,不知道配备物品。

魏大勋拿到了狂犬牌。

白敬亭过来找他的时候,他急吼吼就翻牌给他看,然后被白敬亭一支药灌下去。

白敬亭刚拿到驯兽师的时候很慌,因为作为第三方,能和魏大勋共赢的几率太小了,他拿了卡准备去找魏大勋商量对策,还没开口就被魏大勋的狂犬身份糊了一脸,于是二话没说直接圈进自己的势力圈。

.....

总之就是一个并肩作战笑到最后的脑洞。

背景需要,拒绝白莲圣母,适当黑化。

——————————————————————————


“你傻了吗?身份牌随随便便就掀给别人看?”

“小白你又不是别人。”




“啧,所以我现在是你的狗了吗?!”

“哪能啊,你明明是我主子。”




“小白,我能为了你不要命,你信吗?”

“我信,可是我不要你这么做。”

“大勋,我们要两个人一起活着出去,那才有意思,知道吗?”





“我是狗你是狗啊?瞎TM咬人......”

“我不但咬,我还吃呢......怎么?要亮爪子吗?”









嗯......想想就好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