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我们相爱吧夏季清凉特辑(完结)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用

完结了躺平吃糖吧

安静的发胖

鬼屋部分就不加节目组吐槽了,感觉怪怪的

秀是真主会秀

——————————————————————
——————————————————————

1.


二楼

如果你问有什么比走进教室发现全班师生都回头看你更尴尬的话,那大概就是在后面补充一条他们不是人吧。

不仅更尴尬,还很恐怖呢。

魏大勋第一次觉得“万众瞩目”的感觉很糟糕。

仿佛有微弱的电流在皮下流窜,刺激得他四肢发麻,身子甚至不听使唤地向旁边歪了歪,如果不是白敬亭在后面扶住他,只怕就要磕在门框上。

白敬亭其实挺后悔的——刚才就不应该答应让他来开门。

本来以为场景效果和前面一样最多是个r,谁知道怂花手气爆表直接开出ssr,该说是小看了这家伙幸运e触发的概率吗?

“迟到的同学请到前面来。”

讲台上的“老师”歪了歪头,头颈连结处隐隐凸出尖锐的骨刺,发出“咔吧”一声脆响,两只眼睛白蒙蒙一片,直勾勾盯着教室后门处的两人。

“这道题就由你们来答吧。”

我想早退,谢谢!

如果胆子够大,魏大勋真的想这么说。

可他胆子不够大,所以他只能在“学生”们死气沉沉的目光洗礼下往前走。

座位之间的过道非常狭窄,他和白敬亭贴得又近,走的时候时不时会碰到摆放不太规矩的课桌,桌腿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尖锐刺耳,扎得他心里一颤一颤的。

好在这些“学生”因为是在上课,都只是乖乖坐在座位上。

魏大勋刚这么想,就听见身侧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偏过头去一看,原来是白敬亭不轻不重一掌拍在了旁边那个“学生”伸出来的手上。

那个“学生”似乎也被拍得愣住了,缓了一下才抬了头拿血糊糊的空眼窝对着拍自己的白敬亭,试图吓住他。

可惜没什么效果。

“对不起,可是你这样会吓到他的。”

语气温和,态度却强硬,白敬亭脸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伸手从后面揽住一脸问号的魏大勋,几乎是推着他走。

“我的妈呀......”

好不容易到了黑板前,努力无视“老师”存在的魏大勋觉得自己只怕是要废在这儿。

为什么是数学?!

即使只是数字稍大的四则混合运算放在这种场景下也很可怕好吗?!

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一旁的白敬亭看着脸上已经开始实时播放弹幕的魏大勋,嘴角一翘,又想笑了。

真是辛苦了,我们大勋花。

“大勋,我来吧。”

抓住魏大勋的手拿过因为紧张才写了三个数字就被怼得只剩半截的粉笔,白敬亭表示动脑的事情交给我就好:“注意着后面,好好保护我听到没?”

听了白敬亭的话,魏大勋舔舔唇,没什么意见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看向讲台下没什么生气的“学生”们。

有白敬亭在身边的时候,他并不会在不擅长的事上勉强自己,而且既然白敬亭说了注意后面,那么这群乖乖听讲的家伙就一定不会一直这么安分。

因为怕打扰白敬亭做题,魏大勋连呼吸都放得很慢,“学生”们大多低着头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过了一会儿,“老师”也拖着吧嗒作响的身体走下讲台像是检查作业,一时间,教室里静得只有粉笔敲划在黑板上的“哒哒”声。

【叮铃铃——】

“哎呀,两位同学解题有些困难,大家去帮帮忙吧!”

突然响起的下课铃声和“老师”渗人的冰冷声线黏在一起,一瞬间就拉响了魏大勋心里的警报。

来了!

像是被打开了某种开关,“学生”们自喉咙里挤出嘶哑的低吼,一个个从座位上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动作大些的甚至带倒了桌上的书立,书本哗啦掉了一地,被彼此磕撞的“学生”踉跄踩在脚下。

突然就围城不科学啊,麻烦你们一个一个来好不好?

虽然知道这些可怕的家伙都是人扮演的,魏大勋还是有些怂。

他其实挺被动的,坐在前排动作快的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即使血乎拉碴长发披面笑声惊悚那也是异性,眼看着捣乱的“恶鬼”越逼越近,他一双手也只能尴尬地大张着去拦,半点推搡的动作也不敢有。

“你...你们不要过来...别过来!”

似乎是发现魏大勋的顾虑,女“学生”们连动作都大了几分,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干脆整张脸都凑到了他的面前。

过长的头发上全是血垢,苍白的脸上爬满青黑的裂纹,发紫的嘴半张着,露出尖锐的犬齿,魏大勋看着这张妆化得以假乱真的脸,鼻间绕着血的腥臭和不知名的胶脂味,眼前一阵发黑。

他两手按着女“鬼”的肩膀,想把她推开又不敢用力,看她满是伤口的手伸长着就快要够到皱眉书写的白敬亭的衣角,整个人都要炸了。

一个节目而已,放她过去也不会怎么样,可魏大勋就是特别特别不愿意——答应了要保护他的!

脑子里的想法矫情得要死,后边的“鬼”你挤我我挨你地往上走,魏大勋急得声音都拔高了。

“跟你们说了别过来了!”

“听话!听话!”

“停停停!”

“不许...不许....”

“呜汪!”

啪——

这是刚写完答案的白敬亭手一滑弄断粉笔的声音。

噗——

这是被他抓住的女“鬼”和她后边的大部队努力憋笑的声音。

一不小心就丢了个大脸,反应过来的魏大勋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你们想笑就笑吧……”他沉默了一下,自暴自弃地说。

“…你放心…我们噗…很有专业素养的……”女“鬼”看他这样也不演了,硬生生把笑吞进肚子里,知心大姐姐一样安慰道。

她说完,后面的“鬼”们争先恐后地点头,看上去十分喜感。

“行了……”

白敬亭掩了掩唇边收不住的笑,扔掉粉笔头走到依旧生无可恋的魏大勋面前,哥俩好地拍拍他的肩,说出口的话也不知是夸还是怼。

“真的,你想想,咱差丢这一下脸吗?”

呵呵,魏大勋先生看了一眼黑板上那道答对的四则运算,咬了牙拽上白敬亭就走。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节目?!

他再一次在心中深深地质问自己。




2.

三楼

“小白,小白你还记得刚那歌里怎么唱的吗?”

站在楼道口,魏大勋回头看了看大半笼在漆黑的楼梯阶,伸手去够走在前面的白敬亭。

空空的走廊上只有自破窗灌进来的风,像是有谁奏响了一架呜呜咽咽的管风琴,白敬亭见魏大勋禁不住凉似的打了个激灵,转身扣上他的手,把他轻轻往里拽了拽。

“这层走廊那头拐角有东西呢。”

他这么一说,魏大勋就绷了绷身子,一双下垂的狗狗眼看上去苦哈哈的:“那咱们直接闯过去啊?”

“不怕,”白敬亭挑了挑眉,半拢了手掌去压魏大勋被风吹得蓬乱的头毛,被魏大勋翻着白眼躲过去,就改了道去戳他龇牙龇出来的气呼呼的梨涡:“咱们不是有这个嘛!”

说完,一边带着魏大勋往前走一边伸指勾了勾他手腕上松松垮垮的红色活结。

“万一不管用呢?”

乖乖跟着迈腿的魏大勋嫌弃地抠了抠手腕上的玩意儿,顺带私心捏了捏白敬亭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指,露出个得逞的小坏笑来。

呸!幼稚死了!

心里小小嘲笑了一下暗戳戳的怂皮花,白敬亭眯了眼睛看向拐角处,故意踏出重重的脚步声,不一会儿,就瞥见一片扬起的衣角。

“哎哟我....”

魏大勋暗自嘚瑟了会儿一抬头,前方一名血淋淋的长发鬼飘飘悠悠地就奔着他们来了,害他努力半天才把四字真言的尾巴艰难咽下去。

“我怨呐~我不幸福....也不会让你们幸......”

眼看着就快荡到跟前,尽职敬业说着台词的“鬼魂”一下子就消了音。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然后魏大勋和白敬亭就瞅着这“鬼魂”猛地扒拉了一把糊在脸上的头发,显出深邃的五官和浅色的眼珠——得,还是个外国妹子!

她皱了眉从沾着红色不明液体的衣服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认认真真看了一遍,抬起头来一脸严肃。

“节目组明明说是情侣搭...”

说到一半,像是明白什么,那妹子突然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口流利的中文仔细听起来还略有东北风味儿。

“抱歉,我刚刚没有冒犯的意思...两位非常般配...嗯...百年好合!”

“百年好合”这四个字说得中气十足,震得魏大勋和白敬亭都抖了抖。

衷心送上祝福的妹子看他们一脸不知所措,往前一跨还想说些什么,视线落到他们手腕处的“绑定索”上,眼睛又是一亮。

“既然你们有绑定索,我就不分开你们了,你们...祝你们幸福!”

说完也不等他们反应,熟练地比了两个手指爱心,一脸欣慰地转身跑了。

“……”

“……”

“她来干嘛的?”

“…来搞笑的吧……”




3.


教学楼不是很高,再往上走就是天台,白敬亭和魏大勋傻了吧唧跑上去灌了一嘴风,下来才发现他们要找的所谓“食堂”是一间挂了食堂门牌的普通教室。

“不是我说节目组,我强烈谴责你们这种偷工减料的行为你们知道吗?”

白敬亭的头发在天台上经受了一番洗礼,几撮毛跟wifi信号一样支楞起来,配上粉色的情侣t,实在是娇俏得很。

“就是就是,”魏大勋已经被丢脸和当面祝福弄得没了恐惧感,抬手薅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推门进了“食堂”,先跟等在那里的鬼婆婆打了个招呼,接着就认真地替白敬亭diss节目组:“你们看看这给小白整得,跟天线宝宝似的!”

白敬亭回了他一个白眼。

既然是吃不饱的鬼婆婆,那自然是要给饭吃了。

但是要求长寿面为什么感觉有点微妙?

“婆婆,婆婆今年多大岁数了?”

魏大勋是个一放松下来就闭不上嘴的,他看鬼婆婆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安安静静地坐在边上,就一边处理着手上的姜蒜一边跟鬼婆婆说话。

白敬亭蹲在旁边帮他看着炉上的水,手上小心地匀了一把挂面,听他又开始飞着调子扯闲话,有些没办法地笑了笑。

鬼婆婆保持着自己的鬼设,不摇头也不点头,眼睛直直望着那口小锅。

婆婆没搭腔,魏大勋也不怎么尴尬,他往阔口瓷碗里倒了点酱油和蚝油,调匀做面底,看白敬亭那边水滚起来,张嘴递话的同时又往锅里头扔了一小把洗净的小白菜......

昏暗的废弃教室、一个个头小小的鬼魂婆婆、两个忙活着做面时不时闲聊几句的男人,一时间画面居然有点温馨。

如果那碗面没坨的话。

“魏大勋,一碗面你也能下成这样?明天我给你报个厨师班儿吧?”白敬亭看着鬼婆婆捧着的碗里那糊烂的一团,头有些疼。

“哎呀哎呀,这个...有些微的失误,”魏大勋打了个哈哈:“我努力了,但这有时候他不是努力不努力的事儿!”

最后,虽然面很差劲,但他们还是过关了。

真要说起来,大概是要感谢鬼婆婆拒绝试吃直接赶人的强烈求生欲。

“我真的觉得还不错的,小白。”

“你可闭嘴吧。”





4.


其实,进了鬼屋魏大勋就已经做好了被吓到尖叫的准备,可他没想到这次鬼屋之行能见证他怂成鹌鹑切换物种下厨失败....还有即兴哄娃。

怀里的“小狐仙”腮上还挂着泪珠子,整个儿缩成一小团,白白软软的裙子沾了灰,看上去有点小狼狈。

“我们不怪你的,你乖啊。”

白敬亭也是有点手足无措,摸了摸身上没带纸巾,就伸了手抬着手指细心地给小家伙擦眼泪,脸上笑得温柔和气极了。

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过是丢了东西。

下午录制的间隙,节目组曾经分别找嘉宾写了一张密封的真心话卡片,说是得写上你最想说的、觉得对方会喜欢的告白。

现在白敬亭的那张被魏大勋捏在手里,魏大勋的那张却不知道被负责传达的“小狐仙”掉在哪儿了。

这地方太大了,一路又黑又暗,他们已经是小姑娘接待的第三组了。

她还那么小,估计是累着了,卡片丢了又怕被骂,哭得时候都不敢大声,小猫一样哼哼,把两个一米八几的大老爷们儿心疼坏了。

“那东西没什么要紧的,我回去再给写一张就好了,不哭不哭了......”

“就是就是,写了什么我到时候直接问他就行了,嗯?”

说实话,两位哄人实在是没什么技巧,来来去去就那么几句,好在小姑娘懂事得很,掉了两滴豆子就缓过来,小声说了谢谢,趴在魏大勋肩头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脸。

魏大勋和白敬亭见小姑娘害羞,相视一笑,索性就抱了她一起往出口走......




5.




白敬亭和魏大勋抱着小姑娘出来的时候,节目组和剩下的嘉宾懵了。

[哪里来的孩子?]

等两人给节目组解释清楚了,小姑娘已经和认出她的四个哥哥姐姐围在一起喝牛奶吃饼干了。

[报告!我们之中混进了一个小可爱!]

“对了,大勋哥,我能看看你手里的小卡片儿吗?”

陈小歌手看魏大勋手里的卡片还包得严严实实的,克制了再克制,还是忍不住一脸八卦地问。

“啊?”魏大勋经她一提醒,才想起手里还有告白卡片,瞥一眼旁边的白敬亭,发现他一点儿也不紧张,想着估计也不是什么露骨的话,就顺了陈姑娘的意上手拆开来。

卡片做的挺精致,甚至可能还撒了点儿香水,就是卡片上的内容,过于无趣。

【天气不错】

“诶~什么嘛!”

“白老师太冷淡了吧~”

两个女孩子瘪着嘴表示了对白敬亭的失望。

这四个字实在是普通,看上去敷衍到过于缺乏感情,似乎平日里随便一句问好都能比它生动。

可魏大勋因为这四个字,对白敬亭笑出了百分百的甜度。

“我也是。”

[大型竞猜环节现在开始,请各位观众踊跃参与!]

他这么一句,别说两个小姑娘,连节目组都好奇起来,纷纷问是什么意思。

两位老师却只是笑。

“不告诉你们。”



end




☆关于“天气不错”


相爱的人总是不吝于表达爱意。

牵手,拥抱,于无人处的亲吻。

身体的渴求得到满足,唇齿的倾吐却追不上脚步。

“我们干脆定一个爱的暗语吧,‘月色真美’什么的。”

有一天临睡前,魏大勋突然说。

白敬亭听了这话,转头看他,发现他笑得憨憨的,忍不住拍了一下他的头。

“‘月色真美’?白天怎么办?没月亮怎么办?还有,”狠狠赏了他一个脑袋嘣儿,白敬亭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嫌这句话流传不够广,咱俩不够高调是不是?”

魏大勋委屈地揉了揉额头,嘟嘟囔囔地说:“我就举个例子啊......”

“那这样吧,以后我要特别特别受不了想当着大家的面说爱你的时候,我就说......”

“就说,天气不错。”

“刮风下雨电闪雷鸣也不错啊?”

“我主观上觉得不错!”

“......”





☆关于丢失的告白


“大勋...你那张卡片上到底写的什么啊?”

“......吗?”

“啊?什么?你再说一遍?”

“......登山吗?”






评论(8)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