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我们相爱吧夏季清凉特辑(五)

综艺梗

ooc预警

流程真的好难写

鬼屋莫名zqsg

本人胆子大,恐惧感描写无法到位,包涵

白大胆和魏从心的暗戳戳

————————————————————————
————————————————————————

1.

即使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唯物主义五好青年,也不一定能客观对待在自己看来并不存在的可怕事物。

鲁迅先生说,整整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魏大勋说,惨淡的人生并不可怕,淋漓的鲜血就有点过分了。

因为是分组挑战,先行挑战的嘉宾挑战结束后会去到节目组准备好的地点,在上一组没出去前,剩下的人就只能待在旁边的休息室里。

休息室的灯全都尽职尽责地亮着,晃眼的光追逐一般笼在仅剩的两人身上,四周安静得过分。

白敬亭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黑透了,只零星显出憧憧树影,不得不说是个很适合鬼屋探险的氛围。

他看了一眼身边紧张到自动消音的魏大勋,打算说些什么叫他放松放松。

【叮咚叮~新学期要开始了,好学生们要天天向上哦~】

休息室的广播突然响起了告知出发的提示音,堵回了白敬亭满肚子的冷笑话,原本呆坐着降低存在感的魏大勋被这道合成的冰冷女声激得打了个哆嗦,安了弹簧一样站起身来,冲白敬亭露出一个干巴巴的僵笑。

[滴——您的大勋花正在重新启动!]

"走吧?"

安抚地冲魏大勋笑了笑,白敬亭拿出下午兑换的绑定索小心地给两人戴上。

说是绑定索,其实也就是一条两头带了活扣的软绳,是特别鲜艳的大红色,两个大男人用着,看上去格外喜感。

"节目组,我觉得你们需要检讨一下你们自己。"白敬亭一边将过长的绳子一圈圈细心缠在小臂上,一边吐槽:"你们不要告诉我这玩意儿的创意来源是什么月老的红线,这套路也太老了真的。"

[套路老没关系,管用就行!白老师您有本事吐槽您有本事别用!哼~]

准备完毕后,两人紧拽着彼此的手出了休息室。

可能是夜太深,连风都开始猖狂起来,吹得两旁张牙舞爪生长的树飒飒作响。

入口的门看上去老旧不堪,坏掉的锁虚扣住门栓,斑驳铜绿掩住了上面原本精致的花纹。

白敬亭低头凑上去摘掉铜锁拉开门栓,回头示意留意周围动静的魏大勋上前一步,伸手推开了哐啷作响的大门。

[敬亭山与大勋花的探险正式开始!]

2.


一楼

"小白......"

进入教学楼后,连月亮的光都只肯眷顾走廊,魏大勋拿衣摆胡乱擦了擦手心的汗,朝看上去十分放松的白敬亭又贴近了几分。

"嗯?"白敬亭感觉到凑得更近的熟悉热源,抿了抿嘴压住笑意,自唇缝里挤出一个上扬的单音。

"我..."魏大勋压了压嗓子,脸贴到白敬亭的耳边正要说话,各个教室里的广播就像是故意吓他似的一齐响了。

【洗手间的娃娃在哭泣

    美术社的假人笑个不停

   音乐教室的钢琴响在午夜

   高三二班的学生听不见下课铃

   三楼的走廊静悄悄

   别过去   别过去

   为情所伤的女孩藏在角落里

   食堂有吃不饱的鬼婆婆

   乱跑的狐仙爱恶作剧

   铛铛铛

   不迟不早十二点

   要来看看吗

   古老校舍的七不思议 】

可能是因为设备老旧,清脆的童音里混杂了电流的滋滋声,每一句的尾音都卡带般诡异地停顿,有规律的短暂空白被走廊的空旷扩大了无数倍,气势汹汹地缠向几乎是整栋楼中唯二的生灵。

"小白...小白我现在背八荣八耻还来得及吗?"

被浸着寒气的歌声吓了一跳 魏大勋自欺欺人般闭着眼睛缩了缩脖子,恨不得黏着白敬亭往前蹭,一张脸极其生动地皱了起来。

反手拽住红绳把隐隐漏怂的魏大勋往自己这边又带了带,心里默默过了一遍刚刚听到的大概歌词,白敬亭侧了侧身好把他挡得更里面些,嘴上却一点儿没松地怼道:"那你不如试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啊,这位朋友。"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你值得拥有!]

"我们先找洗手间吧。"

打点了一下顺序,估摸着按歌里唱的过会比较省时间,白敬亭左右看了看,拉着魏大勋往前急走了几步,果然听到了微弱的抽泣声。

洗手间在走廊尽头的拐角,门牌要掉不掉地挂着,门板上隐约可见填补过的划痕和破损。

"大勋,如果你害怕,就拿手捂着耳朵。"

白敬亭松了松手臂上缠着的绳子,偏过头放软语气叮嘱了魏大勋一声,靠外的那只手握上生锈的门把,将门轻轻推开。

"呜呜呜......"

和着他们进入洗手间的脚步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也越来越响,魏大勋乖乖跟在白敬亭后面,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哭声非常教科书地被安排从最后一个隔间传出来,白敬亭暗暗鄙视了一下节目组的俗套,自己抢先走过去拉开了隔间的门。

门里没有活物,只有一盏造型简单的小灯和一个洋娃娃,洋娃娃的脸被划花了,哭声正透过她胸口缀着的层层蕾丝融进安静的空气里。

哟嚯,这娃娃还是个录音的。

白敬亭笑了一下,放心地错开身子叫挪到自己身后的魏大勋去看。

见只是个娃娃,魏大勋胆子再小也没那么害怕了,他瞥着白敬亭一副懒得动手的表情,便自己挤到前面看了几眼,把那个小灯拿了起来。

小灯是充电的,却做成了手提矿灯的造型,拎在手里倒也方便,就是光太弱,一整个电量不足的待机模式。

"好歹也算是有个亮了。"

魏大勋只觉得这灯简直是人生的明灯,胆子也有了一点依仗般象征性地大了那么一丢丢,他转身将灯举到白敬亭眼前晃了晃,挎上眼前似乎又进入高冷模式的酷盖的胳膊,让两人绑了红绳的手交握在一起。

"我们去下一个地方吧。"

3.


二楼

"啧啧,大勋,你听听,是莫扎特的安魂曲啊。"

白敬亭换了一只手提灯,一把拉开音乐教室的门,回头跟冲扒着他肩膀的魏大勋笑了笑。

"幸好一开始就在放,不然你可怎么办呢?"

音乐教室里只有一架旧钢琴,其他的东西大多都盖着防止落灰的白布,看上去格外阴森可怖。

魏大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边准确执行"从"字政策一边瘪了嘴抱怨:"你到底还要笑多久啊,那个假人本来就很可怕好不好!"

魏大勋口中说的假人在一楼美术社活动室里,但上面的半剖面和画得十分逼真的肌肉组织让人不得不怀疑是从生物老师那里偷来的。

也怪魏大勋放松得太早,美术社除了画架和绘品展台,就只剩那个假人,他看没什么动静,就大着胆子开始到处翻找,看节目组有没有放置道具,结果刚走到教室的正中,空阔的教室里突然就响起了一声冷笑。

这一声起得毫无预兆,调子冷冰冰地透着鬼气,笑得魏大勋汗毛都炸起来了,害他"哇"地叫出了声,整个人跟被施了定身术一样钉在那儿 ,惹得白敬亭又是抱抱又是顺毛才缓过来。

"是是是,可怕可怕行了吧?"

白敬亭笑了两声,拉着魏大勋走到那架旧钢琴面前。

钢琴虽然老旧,但也还算干净,不像周围的白布那样积了厚厚的灰尘。

明明先前在美术社是想逗逗他才没提醒他注意,看他被吓到又觉得有点负罪感了,自己还真是纠结。

"看你先前在美术社表现得那么可怜,勉为其难安慰一下你好了。"白敬亭内心啪啪狂扇自己耳光,面上却同口中的勉强不相符地露出温柔的笑容,绕了绕将小臂上的绳子放到头,指尖随意滑过琴键,带起一串轻快的音符。

然后他优雅从容地坐下,摆足了架势,在被四周的扩音器渲染成环绕立体声的安魂曲中,开始弹《踩到猫了》。

魏大勋承认,他觉得挺好笑的。

也挺感动。

轻快活泼的曲调从白敬亭跳跃的指间飞出来,冲散了教室里沉重滞塞的空气,他看魏大勋还呆呆站在那里盯着他,手下的跃动更快了几分,原本就紧密的音符几乎要碰撞到一起。

"大勋你动作不快点,猫就要来挠你了!"

这句话一出,魏大勋是真的笑出来了,心头被清甜的蜜浆融融涨满,早没了胆怯和紧张住的地方。

"瞧把你能的,咋不也弹个莫扎特级别的呢!"

送了个白眼过去嘲讽对方的幼稚,他径直走向这一览无余的教室里唯一可能藏东西的角落,从一堆落灰挂网的曲谱后面取出一个包裹。

那边,可爱的小调落下最后一个音,白敬亭咳嗽了一声,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慢悠悠晃到他身后来。

拆开包裹后,两人一致陷入了沉默。

如果说那盏现在搁在琴上努力发光发热的小灯还算有点用处,那眼前的东西就只能让魏大勋和白敬亭真情实感地表示无力。

粉色的情侣t叠得整整齐齐躺在被暴力拆解的包裹里,上面放着一张花纹繁复的卡片,打开来撞进眼中的是扭曲夸张的花体字。

【穿上它们,变成更加love love的情侣吧】

嗯...从哪里开始吐槽好呢。

当然,吐槽是没有用的,该穿还是得穿。

两人对视一眼,直接抓起t恤套在了原来的短袖队服上。

说实话,情侣装不是没穿过,能和喜欢的人在节目里光明正大穿情侣装也挺让人高兴的,就是...魏大勋扯了扯绷得紧紧的粉色布料,忍不住叹了口气。

"哪怕是大红色呢......"

白敬亭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心里软软甜了一把,伸手碰了碰他的后腰。

"所以说生活不易呀。"

"把灯拿上吧,拿上了我们走......"



tbc







评论(11)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