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听

喻初原和小瞎子

ooc预警

大纲文

平淡风

两个原剧情里惨兮兮的小可爱呜呜呜

——————————————————————
——————————————————————

1.

风变暖的时候,春天就到了。

早开的花忙着结出玲珑的苞蕾,解冻的土壤急吼吼捧出绒绒的新草,就连旧巷口垂暮的老树都努力想要抽出娇嫩的枝条。

街道两旁,赶路的行人错身而过,做生意的商家一边开门一边彼此招呼,一派安逸和乐。

没有人注意到,在阳光眷顾不到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小瞎子。

小瞎子原本不叫小瞎子。

常在这一块儿活动的人图方便,都小瞎子小瞎子的叫,时间久了,连他自己都记不清自己原来叫什么了,小瞎子就成了他的名字。

到了八点半的时候,小瞎子手腕上那块有些脱色的儿童表开始滴滴滴地响起来,他摸到手表表盘一侧按下关掉报时的按钮,打开盲杖站起身来,一边听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慢慢朝外走。

他今天穿了一身新衣服,是暖融融的颜色,头发刚刚干透,软趴趴地伏着。

天色还早,气温也还好,他一颗心雀跃鼓动着,要去见他的心上人。


2.


第一次遇到喻初原的时候,小瞎子在挨骂。

那天小瞎子是被临时抓到按摩店里顶班,学了没多久就赶着上岗。

他手生得很,劲儿又大,被坏脾气的客人嚷着投诉,气得领班把他提溜到边上批评教育。

正听着训,店里又多了几分热闹。

一行人进来说了什么小瞎子当时满脑袋都是领班不标准的塑普完全在意不了,只来得及听见一道透着无奈的低笑声。

"行了行了,不走不走,我...我就叫他的号了。"

下一秒,还没来得及反应的他就被领事推向了声音的主人。

3.


"小瞎子。"

喻初原怕小瞎子等,很早就到了他们约好的公园,远远看见小瞎子过来,连忙小跑了几步,牵起他空着的那只手。

"初原,你是不是等很久了?"

小瞎子乖乖叫他牵着,小小抿出一个笑,盲杖敲击地面的哒哒声都轻快起来。

他很喜爱听喻初原叫他,三个敷衍的字被抚平了褶皱一个一个小心地放出来,显出些认真到过分的亲昵。

"没有的。"

喻初原紧了紧握住的手,知道小瞎子看不见也还是摇了摇头,两人沿着公园的小路走了一阵,寻了一条长椅坐下来,东一句西一句地讲闲话。

楼下前两天搬了新住户,附近的流浪猫好像多起来,今天出门,听到隔壁幼儿园在进行好宝宝评比......

大部分时候都是小瞎子在说,喻初原只是时不时温和地应上两句。

讲着生活琐碎的小瞎子眉毛轻轻扬起来,眼睛甜甜地弯成小桥。

他几乎要把每一件小事掰开揉碎成晶莹的彩色沙砾,悄悄掺了满腔爱意递到喻初原的眼前。

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每一秒都想要说出这句话,胆怯却让人一再放弃,小瞎子心里又急又慌,连声音都没什么精神地弱了下去。

喻初原是个聪明人,自然看得透小瞎子在纠结什么,但他百分百肯定,这句话到最后也只能是他先说。

没办法,谁叫他的小瞎子,胆子太小了些。

4.

风绵软软地吹着,时间都像是走得慢了。

喻初原转了头看小瞎子,看他端端正正挺直了背坐着,连不听话的头发丝都卷得乖巧,忍不住笑了一声。

小瞎子听见心上人笑了,声音一顿,微微偏了脸过来,像是要知道他笑什么。

喻初原也不说话,交握住的那只手往里扣了扣又松开,覆上小瞎子戴着卡通表的手腕。

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他腕处的皮肤稍作停留,然后一路滑向手背,拇指柔软的指腹逗弄般轻抚着指掌间的浅窝,余下四指虚虚搭在他手掌一侧。

小瞎子有些摸不准喻初原的意思,害羞的厉害。

他死死拽着盲杖,一下又一下抠扯上面的绳结,身子紧张到发僵,被握住的那只手,手心有些泛潮,手指不安分地蜷起蹭动。

好在喻初原并没有打算逗他太久,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身边的人站了起来。

"我们去商场逛逛吧?"


5.

从商场出来,已经中午了。

小瞎子咧着嘴笑得傻乎乎的,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张印满爱心的塑胶贴纸。

塑胶贴纸小小的,但是软软的有厚度。

小瞎子眼睛不方便,怕自己拿错或者弄丢东西,自己的物品上都会贴这样一个小玩意儿。

他手在喻初原拎着的购物袋里摸了摸,给自己买的小零食一个个贴小爱心。

最后一个贴完,他刚想把剩下的贴纸收回去,就听喻初原问他:"你都贴完了吗?"

"啊?贴完了呀!"他愣了一下,收贴纸的动作停了下来。
"可我算着你还少贴了一样呢!"

"真的?哪里啊......"

小瞎子一听,连忙又捏了一个小爱心下来,正想示意喻初原把东西递过来,就感觉自己的手腕被温柔地抓住,指间的小贴纸被引着黏上了喻初原的脸。

一个吻落在唇边,压低的笑声听起来甜得像巧克力软糖。

"我不是你的吗?"



end




评论(23)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