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小镇故事

不高兴所以写个高兴的

和大纲差不多的小甜饼

两颗小奶糖的相遇(大概)

算架空?

————————————————————
————————————————————

1.

魏小先生是鹿镇唯一一家学堂的教书先生。

他算学不好,文章也不大出色,只负责教教刚开蒙的小孩子。

小孩子都爱同他待在一处,说是魏先生讲话虽然有些咧呼呼的口音,但确实是温温柔柔的,还不爱打手心。

镇上人都不晓得魏小先生从哪里来的,他一个人揣着小布包跑到镇上来的时候,也才十来岁,身上脏兮兮头发乱蓬蓬,像个顶可怜的小乞丐。

起先大家都没怎么注意他,只当是个逃了荒来投亲戚的。

他一个人缩在倒角巷子的破窝棚里,抠巴巴啃怀里收着的那点干饼过日子。

后来赶上天气不好,淋了几场大雨,烧得晕晕乎乎敲了对街大阿伯的门讨药,别人才知道他是没处落脚的独苗苗。

看他瘦瘦瘪瘪的,稍有点年纪的人心里都难受的很,几个叔伯合计帮着搭了个屋,东家凑一口西家凑一口把小弃犬一样的魏小先生拉扯大了。

托了邻里照料,魏小先生长成了大高个儿,就是性子太软和,不知是娘胎里带的还是怎么,眼泪特别多。

镇口的二奶奶曾经不止一次拉着他的手念叨:"你一个男娃娃,面糕儿一样软绵绵的,让人欺负了可怎么好哦。"

魏小先生听了只是笑,唇边的小梨涡甜得像刚酿好的桂花蜜。

"我觉得我不笑的时候,还是很凶的啊。"

可你就是太爱笑啊。

二奶奶心里说。

2.

这些天,街上都热闹得很,说是镇上最有头脸的白府要给学成归来的幺子摆接风宴。

要说起这白小少爷,打小就在外念书,脑袋瓜和他那张脸一样生的好。

如今留洋回来,也可以算的上是个高级知识分子了。

我们留过洋的白小少爷在外边熏陶了几年,是个穿衣打扮都分外讲究的,尤其宝贝他的鞋,可以说得上是爱鞋如命的。

然后就听说,他穿了新买的尖头小皮鞋出街,还没溜上两圈,就不小心被人踩了。

踩他的是最最好脾气的魏小先生。

"魏先生也是不小心么,应该没事吧?"

"你说的轻巧,白少爷生气极了,放话出来说要给他点颜色瞧瞧呢!"

"哦哟,这可怎么是好哦......"

镇上的人吃着茶聊着新鲜事儿,说到这里都是叹了口气。

3.

白小少爷其实不生气。

或者说,虽然踩了他的鞋,他也没有那么那么生气。

起先他是很想骂人的,毕竟是新买的,光打上去都有亮。

可他一看,发现踩他的人笑眯眯的,像个刚出锅的大号热乎糯米团子,心头的火一下子就小了一半,再看人家一连声的道歉,声音粗粗剌剌却轻绵得很,另一半火也灭了。

但这火是灭了,不干些什么,好像又不够有面子。

于是他吊着眉毛,装出气呼呼的样子,学着以往看到的那些纨绔做派,放了两句狠话。

狠话出口,他也没放在心上,想起这件事,只觉得魏先生越琢磨越可爱,像是西洋点心上的小草莓一样可爱。

可他忘了,镇上想着巴结他白小少爷的那帮子斗狗遛鸟的混世小爷们儿没忘。

他是没想到小草莓一样的魏小先生会找上门来要和他讲道理的。

4.

魏小先生是真的气坏了。

那之后的第二天,他从学堂下工回家,发现家里的东西,值钱的不值钱的都摔了个彻底。

他刚买的小面人躺在地上,滚得灰扑扑的。

他把那个缺了胳膊腿的小面人捡起来,看了一下被踹坏的柜门和散了一地的锅碗瓢盆,站在只隐隐有点光照进来的屋子里,偷偷抹了两滴眼泪。

他本来打算忍忍就过去的。

可一连几天的砸东西泼垃圾不算,昨天他去学堂,学堂主事的老先生一脸歉意地同他讲,学堂不能用他了。

没了学堂的这份工,他想了想去镇上的铺里问要不要短工,可人家苦着脸,话里话外就是有人警告过了,不能用你。

找不着事做,就没有银钱,就没饭吃。

魏小先生不想让相熟的叔伯奶奶们知道太多,他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大男人了,出了事就得靠自己。

于是他就去找他最近唯一得罪过的白小少爷理论了。

5.

魏小先生上府的时候,白小少爷的母亲白夫人也在。

白夫人和蔼极了,不知道他来干什么,只以为是白小少爷的朋友,怕他等着,还叫人上了茶和点心,陪着他说话。

这一下,等白小少爷过来,他就实在是不太好发脾气了。

发了脾气,那么凶那么吵,把白夫人吓到了怎么好。

所以,当白小少爷一头雾水乐呵呵跑来见这几天一直赖在他心里的魏先生的时候,就瞧着他憋白了一张脸,刚吐出两个字就红了眼圈儿。

这其实也怪不得魏小先生,他本来眼窝儿就浅,白白被欺负了好些时日,想来好好生个气,又因为有亲善的长辈在场只能压着,真的委屈坏了。

白小少爷被魏小先生吓住了。

看他一个大个子肩膀缩起来,眼泪珠子扑噜噜往下掉,明明都噎的不行,也不好意思似的只敢吞着声音可怜巴巴的哭,一边哭一边还断断续续讲着"小少爷你欺负人""我都快吃不饱饭了""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之类的话,白小少爷觉得自己真的太坏了。

虽然他除了撂狠话什么也没干。

"是是是,你别哭了,我的错我的错。"

白小少爷好声好气哄着小先生,看实在是哭得叫人心窝子软,一个没忍住还在人清减了不少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你怎么亲...嗝...亲我呀?"

魏小先生被亲,惊得打了一个哭嗝,眼泪也不敢流了,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瞪着。

"我...我道歉呢!"

白小少爷随口胡说。

"西洋人打招呼啊道歉啊表示礼貌都这样的。"

然后白小少爷捂着自己的心口表示欺负人的事情他不知情,并做了个保证。

"我会教训那些人的,以后我都罩着你。"

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魏小先生也就没那么大情绪了,想起自己刚刚又哭又闹不像话白少爷也没生气,还那么有礼貌,一下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

所以后面白小少爷和他约时间吃饭喝茶逛街市,他都红着一张脸答应下来,生怕说个不字会伤了人家的心。

白小少爷自然是开心的,占了小先生的便宜又能发展关系,脸上的笑都要灿烂过头了。

6.

什么?你问白夫人?

白夫人眼见着自家小儿子乖乖仔的形象一路从欺压良民小霸王崩到满嘴瞎话轻薄男娃娃的大灰狼,一颗心颤巍巍的气都上不来。

喝了几口茶,望着撒了欢送魏小先生出门的自家崽,白夫人无力叹息。

她冷静地想了想,觉得魏小先生真可怜。

可没办法,她是个溺爱孩子的母亲。

大不了等魏小先生进了门,不叫他立规矩就好了。

白夫人暗暗做了决定。


end



评论(22)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