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我们相爱吧夏季清凉特辑(四)

综艺梗

ooc预警

过渡章

一个搞事的节目组和生无可恋的嘉宾

——————————————————————
——————————————————————

清凉特辑为什么叫清凉特辑呢?

节目组告诉你,他们的名字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有内涵有深度的。

下午吃过饭,一个甜甜的小姑娘打了个招呼来跟魏大勋和白敬亭传达并实施节目组的指令。

他们上午获得的"宝藏"被要求用来兑换指定范围内的物品。

"太黑了吧!节目组去抢好了!"

[那怎么好意思,我们是正经节目组!]

魏大勋攥着把瘪瘪的双肩包摸秃了都没能再多的五块银币,瞪着眼睛一脸不相信地看着兑换商品价目表——他们就换得起最便宜的那一档。

白敬亭看他耷拉着眼尾嘟嘟囔囔地说什么"无良节目组,骗我血汗钱"之类的话,手上的银币恨不得掰开算,有些好笑地捏了捏他软软的耳垂。

虽然黑心也值得谴责,但白敬亭扫了那些"商品",觉得有必要注意的是另一件事。

"能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是干嘛的吗?或者透露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您的好友白.机智.四A.敬亭已上线]

"对不起哦,我只是个跑腿的,什么都不知道诶~"

[我不知道、知道也不说、说也说不清,敷衍三连.jpg ]

姑娘,失败的表情管理和荡漾的语气出卖了你,谢谢。

看知情人明显是打算看好戏,白敬亭也就懒得费心去套话了,他拍了拍魏大勋,对着面前这堆"定身咒"、"召唤术"、"佛光普照牌"之类一看就是封建迷信的东西强行分析了一波,最后两人决定拿所有家当换一个"绑定索"——毕竟其他都不重要,在一起才最重要。

[朋友一生一起走,天荒地老不分手]


魏大勋其实是一个直觉很准的人,或者说作为拟态犬系顶端物种,他对危险的感知力一向远超旁人。

出发去最后任务点前,需要按照下午的比赛结果依次抽取任务挑战的顺序,排在第一的魏大勋大手一伸,抽了个三。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本质幸运e了解一下]

那两组的小年轻嘻嘻哈哈笑着魏大勋可能为负的运气,而运气不佳者本人看着导演组突然变得微妙的眼神和因为克制不断抽搐的嘴角,望了一眼刚刚擦黑的天空,心里也有些打鼓。

等到了目的地,心中擂鼓的小木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换成了八十一次的大铁锤,哐哐砸得他喷出一口老血。

一座破败废旧的校舍被笼在暗下来的天色里,方圆十里仿佛每一寸土地都飘着森森鬼气。

"啊哈哈哈哈,我、我想起我还有事儿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魏大勋干巴巴笑了两声,嘴上说着不知道哪部剧里搞来的俗套台词,转身就扒住车门要往里拱——叫你没事儿答应录什么特辑,你这个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老实人!

他的动作快,早有准备的节目组动作更快。

五六个实习跟班的小姑娘在他脚踩上车的下一刻就顶着白敬亭黑如锅底的脸色和冰冷刺骨的眼神舍生取义般拽住了他,随后的一连串卖惨装哭大礼包更是让他不得不僵着一张脸打消了跑路的念头。

唉,到底还是善良。


———————————————————————————

☆小黑屋    (魏)


Q:你看上去好像对节目组意见很大的样子(笑)?

A:不是、我觉得节目组太过分了!前面赢了两场,到最后发现还是要靠运气,一开始直接抽签不就好了,前边那些比赛的意义呢?你说意义呢?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Q:....你确定你炸毛不是因为我们没告诉你们鬼屋的事?

A:嗯?什么炸毛?没有炸毛?还有,其实我没那么胆小的,那都是综艺效果!综艺效果!知道不?

[大勋老师,心虚的时候克制一下自己的音量比较好哦~]

Q:那么对于清凉(重音)特辑的最后一站,有什么想说的吗?

A:.....你们认真告诉我,刚刚那个刻意做作到让人无法忽略的重读是在嘲讽我吗?

[这位老师,您开玩笑了  微笑.jpg]

Q:大勋老师?

A:....希望小白争气吧......

[一秒从心的花老师也很可爱呢]

☆小黑屋  (白)


Q:对于鬼屋这个部分你有什么看法吗?

A:能有什么看法?特辑标得那么清楚能有什么看法?表演一个惊讶给你们吗?

[这浓浓的嘲讽和不经意间完成的对搭档的智商压制让我无话可说]

Q:大勋说刚刚想跑是为了综艺效果,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

A:综艺效果?他说是就是吧,毕竟整个人往那一站就是效果。

[单纯的大勋向你投以疑问的笑容]

Q:对接下来的清凉体验有信心吗?

A:嗯....某人乖一点的话,有的吧!

[白大胆和魏从心的鬼屋探险将如何展开呢?我们拭目以待吧!]


———————————————————————————


一番玩笑似得拉扯过后,摆脱不了鬼屋一游的魏大勋凑到从死亡凝视状态切换回云淡风轻的白敬亭身边,委屈巴巴的控诉道:"小白,你早就猜到的对不对,猜到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白敬亭转头不去看魏演员呜呜嘤嘤扮可怜,抿了抿唇,牵引得整张脸都更生动了些,表情还是浅浅淡淡的。

头是偏过去了,却露出烧红的耳根和泛着粉的后颈。

魏大勋一瞧就乐了,拿手去碰那块诚实得不像话的皮肤,手指指腹刚触到几分熟悉的体温,就听见白敬亭害羞到有点磕巴的笑声。

"我怕我说了,你就不来了。"

"我想多点时间,和你待在一起。"


tbc

评论(13)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