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滋长

白大神x勋外卖

ooc预警

前文 琐碎

1.

白大神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勋外卖发自内心的这么觉得。

他原本以为那一次的临时订单之后他们不会再有交集,毕竟只说身份,便有如云泥。

可才过了不到一周,他们就又见面了。

“诶?又是你?今天保安没拦你啊?”不知怎么板着一张脸的年轻人见到他,歪着头挑了挑眉,说出口的话说是嘲弄却又显出熟稔的亲昵。

“劳烦白先生还记得我。”勋外卖笑了笑,没有回应那不知是随口还是刻意的打趣。

好在白大神似乎并不在意他的回应,上前一步微倾了身子伸手一勾,装着餐盒的塑料袋就稳稳扣在了纤长的手指上。

“喂,要不要来坐会儿啊?”

“啊?”

白大神捞走了餐点却也不站直,说话的时候口鼻呼出的热气撒在勋外卖裸露的脖颈处,激得他下意识地转头,又被那张挨得过近的脸吓得赶紧偏过脑袋装鹌鹑,好一会儿才说:“不...不太好吧....”

“其实...”被他婉言拒绝的白大神盯了他几秒,突然就拿手挠了挠脖子,脸上浮出几分小孩子般的别扭与害羞。
“其实我是想和你道歉来着...那天我玩游戏输了,心情不好...不是故意那么说你的。”

说完这些,白大神的脸甚至因为不好意思有点发红,眼睛倒是一直没有躲闪,看上去委屈坦诚得可爱。

“你就当接受我的道歉,和我待会儿交个朋友吧?”

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有特权的,这个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年轻人,气质清冷但笑容轻软,眼角的泪痣像是罂粟的籽,仿佛转瞬就能开出禁忌的甜美花朵,勋外卖承认,他拒绝不了他的要求。

哪怕这个要求看上去突然又牵强,哪怕白大神的态度看上去温和亲昵到不像才第二次见面,他还是点了头。

因为白大神是个好人啊,他对自己说,一个口上放了狠话却默默给送餐迟到近一个小时的自己好评的人,能坏到哪里去呢?

说到坏,没有人比我更坏了。

他自嘲般地暗里勾了勾唇角,跨过那道印着繁复饰纹的门。

2.

白大神很烦躁,他觉得自己病了。

一份私家侦探的详尽调查报告被他随手扔在绒绒的地毯上,说是详尽报告,也只有薄薄的三四页纸,显示着被调查者枯燥单薄的人生经历。

到底是为什么呢?

自己有钱有颜有桃花,居然会对着一个一脸怂样的老男人发/情。

还是个吃了几十年牢饭的老男人。

那个老男人有什么好?

他躺在床上,想起那个男人看上去细软的发丝,有点小内双的湿润的眼睛,清甜的梨涡和宽松的工作服没能遮住的细白脆弱的脖颈......

啧,好像是挺好的。

就是脑子不好使。

白大神看不明白这个人,说他善良可欺,偏偏脑子一热能大着胆子犯事儿;说他心思深重,却傻到在犯事儿之后被朋友忽悠着一个人去自首;说他心狠混账,出了狱遇到违背承诺的故友也只是白吃几顿饭,还是不值钱的麻辣烫,好不容易找了份送外卖的工作,被恶意差评也只是口头上放放狠话......

白大神不觉得蹲过牢有什么,他从小到大,什么脏事没见过,这点子旁人看来膈应的经历,在他面前连前菜都算不上。

这个老男人,年轻的时候又冲动又蠢,只想着爷爷能有钱治病却忘了掂量所谓朋友还剩几两良心,白白把自己的二十年搭了个彻底。

相熟的侦探把资料给他的时候,以为那人怎么惹了自己,还多了句嘴委婉地叫自己先消消气。

看来是真的太老实,过得太不如意,才叫向来懂分寸的人都有点同情。

曾经满腔热血的少年人,让生活的艰辛压弯了腰背,被周遭的白眼嘲笑磨平了棱角,可怜到让人想圈进怀里。

长叹了一口气,白大神无力地捂住自己的眼睛。

或许是心底一开始压着的热意捂得太久变了质,叫他产生了错觉,竟有了几分脱出情欲外的心动。

过几天挂个电话给外卖公司,偷偷指定他来送个单。

要是他拒绝我提出的交友请求,我就放弃。

白大神想。

end or tbc

小声逼逼:

是的,白大神是个腹黑
                 
勋外卖这个小可怜儿,遇到白大神以后只会在床上哭了(不是)

啊,脑子里开起了加长林肯(没有)

评论(14)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