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岁Asu

文废一个懒癌一枚

[白魏]琐碎

白大神x勋外卖
角色ooc都是我的锅

1.

人倒起霉来,那真是挡都挡不住。

“啪!”

又被猪队友坑输了一把的白大神有些烦躁地甩开了鼠标。

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八点了,白大神瞥一眼桌旁垃圾桶里的饼干包装袋和捏扁的可乐罐儿,抓起手机点了个番茄牛肉汤饭,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躺下,开始刷微博。

然,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白大神把微博热搜挨个儿戳了一遍,外卖还没到。他看了看钟——嗬,九点都过了!心头的火呼啦一下就燃了起来。

“我们有钱人~从来不露富~”

正划拉着手机打算投诉,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他“啧”了一声,眼都不眨就给挂了,可还没过半分钟,那电话又打了过来。

“嘛呢?谁呀?大晚上寻我开心呢?”白大神皱着眉按了接听,也不等那边说话,张口就怼。

电话那头的人像是被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才弱弱的说:“请问是白先生么?我是给您送外卖的,保安拦着不让进,您能和他说一声,放我进去么?”

“送外卖?怎么着还换人了?”白大神翻了个白眼:“这家店小爷我可是常客了,店里的外卖员都是这儿的熟脸儿,你可别是诓我!”

“不是...真不是...”电话那头的人急了,磕磕巴巴解释道:“今天是这店人手不够了,我就是临时帮着跑一单......”末了怕他还不信,又小小声补了一句:“你相信我啊。”

嘴上叨来叨去,白大神到底还是放人上来了,毕竟他心地善良。

接过外卖员手里的纸袋时,白大神的手心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热度了。

那个外卖员半垂着脑袋,一叠声的道歉,身上土气的橙黑色工作服皱巴巴的,扯出的笑容透着一种疲惫的僵硬。

白大神的心情糟透了,只想着赶紧把人打发走,附和着胡乱应了几声,便挥了挥手赶人。

可那个外卖员像是没懂他的意思,揪着腰间松垮垮的系带迟疑了一会儿,微微抬了头,笑容深到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白先生,你...您能不能给我一个好评啊......”

白大神有些晃神,眼前这个一看就苦兮兮的男人嘴角有个软软的梨涡,一双下垂的狗狗眼柔柔地亮着,眼尾湿漉漉地泛着红,沾染着颓靡的情色,叫他的心不受控制的鼓噪。

超出控制外的情绪让人厌烦,白大神闭了闭眼,嘴里再吐出的话是聋子都听的出的讽刺:

“送个饭弄得跟国际平邮似的还想要好评,真当我白大神好脾气是不是?”

说完,不顾对方尴尬的脸色摔上了门。

摔了门不算,他攒着心头的火气摁亮手机就要给那个乏善可陈的老男人十个八个差评,点了一排一星,从送餐速度到服务态度批评了几百字,按下提交前原先流畅的手指动作却顿了顿,脑中闪过门闭上前那个好脾气的男人灰败难看的脸色,犹豫了半天,最后只能歪在沙发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是见了鬼了!”

2.

晚上十点,勋外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耷拉着脑袋回到自己阴暗逼仄的廉租板房。

早上的碗筷还搁在水池里,他简单收拾了一下,转身和着单薄墙壁透过来的隔壁住户夹杂着咳嗽的争执声朝灶上刚刚烧滚的水里扔了一把挂面。

老旧得已经不太制冷的冰箱里除了一袋蔫蔫的菜叶就只剩一个小个头的鸡蛋。

他伸手把那个鸡蛋拿出来,看了两眼又放回去,捡了旁边袋里几根菜叶煮了,好叫只加了点酱油调味的面条能多点颜色。

面出了锅,勋外卖尝了一口,面条像是煮过了,黏黏地发软,菜叶子却老得有些生,味道实在是不好。

他想到今天临时跑的那单外卖,年轻人瞪着眼睛冲他发脾气,连微翘的发丝都染着鲜活,衬得他像自己呆的这破窝角上那块生潮的霉斑,又脏又碍眼。

这样一想,勋外卖突然就没了吃饭的心思,他伸手在胸口上抹了抹,拿出手机开始翻今天的评价。

果然,一溜儿的差评。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勋外卖的嘴还是紧紧抿了起来,手机屏幕的光白惨惨的,映着他眼底暗淡的颜色。

突然,一个评价直直撞进他的眼里,评价者张牙舞爪的自拍头像和规规矩矩的用户名扎在一众系统默认的小号里分外显眼。

白白白白白大神:

牛肉太老,汤底太咸,米饭太硬,但是外卖员不错,好评。

后面是明明白白的五颗星。

“送个饭弄得跟国际平邮似的还想要好评,真当我白大神好脾气是不是?”

勋外卖耳边似乎又响起那人又冷又刺的语气,愣了半晌,直梗得喉头发酸,才连忙抓起筷子塞了一大口半冷的面条,好将那点细碎的呜咽堵回肚里去。

在他重新开始的惨淡人生里,终于有人冒着萧索的秋风,施舍了他一点点善意。

end

小声逼逼:

勋外卖真的好色气我看麻辣烫那期满脑子黄色废料我有罪

这就是一个我想rua你结果你觉得我是个好人的故事

勋外卖太惨了快来抱白大神的大腿

评论(14)

热度(266)